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正文

农业政策加快“转方式、调结构”步伐

编辑:Cpwebtrycmjd 时间:2017-01-06 13:01:51 浏览:167 


新世纪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强农惠农政策,农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粮食产量“十一连增”、农民增收“十一连快”,农业现代化进程加速,城乡公共服务全面发展。但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农业面临着“丰年缺粮”呈刚性态势,国内外价格倒挂局面难以扭转,波动性风险和结构性矛盾日益凸显,财政支农政策过于分散,政策着力点与农民收入结构不协调等诸多新的挑战。为此,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农产品价格政策、财政支农政策、农业科技政策、农村金融政策等主要农业政策亟待转型升级。在“农业新常态”尚未全面到来之时,中国农业应加快“转方式、调结构”的步伐,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
  有的人认为,我国经济正在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
  还有的人认为: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
  其实,经济新常态是对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的高度概括,是对经济转型升级的规律性认识,是制定发展战略和政策的重要依据。
  元一农业三产融合研究院认为:如果某一个事物的发展变化在可预见的一个较长的时期内将处于稳定的态势,这种态势便可以称为“新常态”。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三期叠加”是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阶段性特征。那么,在经济步入如此新常态条件下,农业新常态是否已经到来?这就需要对当前农业的阶段性特征做进一步考察。
  农业增长动力更多地来自农业外部,农业资金来源已经由主要依靠“三农”内部供给转变为重点依托“以工补农、以城带乡”的反哺机制,农业经营规模的扩大主要源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对农业剩余劳动力的吸收和土地流转的促进。
  “第六产业”发展进程加速的势头明显,随着要素市场的完善和信息化、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第一、二、三产业的不断融合互动以及产品流、要素流和价值流从田间到餐桌的大贯通大整合,农业已经变身为一个综合性产业。其多功能性得到进一步拓展,产业链得到进一步延伸,价值链得到进一步提升,现代产业发展理念和组织方式得到大量引入。
  资源与环境的硬约束逐渐增强,农业污染加剧,土地质量快速下降,农业劳动力兼业化、老龄化、妇女化趋势不易逆转。结构性矛盾不断增加,农产品供求“紧平衡”的格局短期内难以缓解,国内生产成本的“地板”与国际市场价格的“天花板”的双重挤压日益明显,高成本、高价格的“双高”趋势短期内较难改变。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改革进入深水区,解决农业发展和农业政策所面临的上述问题日益迫切。“三农”工作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继续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努力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挖掘新潜力,在优化农业结构上开辟新途径,在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上寻求新突破。为此,未来农业政策转型的总体导向可概括为:“转方式、调结构”。
  “转方式”的重点是推动农业发展由数量增长为主转变为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上来;“调结构”的重点是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和资源禀赋特点,科学确定主要农产品自给水平、生产优先序和区域布局,在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前提下,不断优化种养结构、产品结构、区域结构。
  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出口和国际收支、生产能力和产业组织方式、生产要素相对优势、市场竞争特点、资源环境约束、经济风险积累和化解、资源配置模式和宏观调控方式等九个方面全面阐释了新常态的主要特征。然而,对新常态的认识也出现了泛化倾向,有的研究者把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全都归结为新常态,有的甚至把经济的短期波动也归结为新常态。这是值得商榷的。从逻辑上看,“常态”原含固化、稳定之意,故“新常态”必然是动态的(至少经历过变化)和阶段性的,但这个阶段应该是一个较长的时期。
  铁丁老师认为:发展动力、发展保障已经进入阶段性的稳定态势,而更多的方面(如发展方式、发展条件、市场特点和效益特点)尚未进入稳定状态。为此,中国农业发展整体上尚未全面步入“新常态”,仅是“部分新常态”。这就要求农业发展应以更加积极的姿态主动适应宏观经济新常态,采取有效的政策措施应对经济新常态对农业现代化提出的新要求。
  总之,未来农业政策转型的内容将主要涉及六大方面: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提高财政支农政策效率;强化农业科技驱动作用;创新农村金融体制机制;深入推进农业结构调整。
分享到: